万箭穿心 (2012)

万箭穿心

电影 “万箭穿心” 的更多资料

剧情简介

影片万箭穿心讲述了颜丙燕所饰演的“女扁担”李宝莉跌宕起伏的一生,道尽了生活的温暖、苦痛与无奈。

同类型作品

相关评论

标题:《万箭穿心》:探究女性悲剧的根源问题

作者:马庆云

万箭穿心》:探究女性悲剧的根源问题
文/马庆云
电影《万箭穿心》看完数日,一直未曾写一点东西出来,首先便是对这部电影包括原著小说多面性的不能综合把握,仓促执笔,容易出现疏漏,其次,也是最根源的问题,我很难走入作家方方的创作世界,虽然我最近一直在阅读作家方方。方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上学时候的当代文学的课本里边,不是很直观,当时的老师也一带而过,第二次印象是她在顾长卫的电影《龙头》里边抽烟说话的样子及其言语。尤其后一次,方方给我的感觉是,站在男性的视角上在看两性及其生命问题的作家。有男性视角的女作家不多。
很多二流和不入流的女作家,一厢情愿地把女性的悲剧命运推给男人,固执地刻画着她们的堕落均是由于男人的离弃等等。很多女性电影也是如此套路,不是恋爱失败,便是婚姻失和,从而导致女性以后如何如何了。有一句俗语,叫做,女人在反思的时候,能反思出来的结果,都是男人如何坏了,从不反思自己。这种习气,甚至在大作家张爱玲身上都有深刻烙印。张的很多小说中,女主人公的命运悲剧,也都要一厢情愿的源自男人。女作家比男作家有着更强烈的生殖器崇拜,而且这种崇拜以“女性悲剧命运”为外在表现。
作家方方的《万箭穿心》则开始真正把人物的悲剧命运进行别一形式的反思,换言之,她在进行一种,“女人反思女人”的活动。从这一点上讲,我觉得,方方更像一个男人。很多女作家,探究女性悲剧命运的根源问题的时候,都把矛头指向男人,方方算是比较早的反思女性自身,虽然这种悲剧也有男人因素,但作为主体的女人,不能不首先面对自身问题。《万箭穿心》便是一部“三省吾身”的作品。
女主人公李宝莉勤劳能干,爽利持家,但却嘴巴上不饶人,祸从口出,弄得她男人马学武最终忍无可忍,一面出轨,一面要结束家里边的婚姻现状。说过与评论无关的话,男人娶女人,最在乎的是情感上的融洽度,其次才是是否持家,最次才是能否勤劳能干。李宝莉俨然颠倒了这个顺序,固执地认为自己的前者就搞的自身有资格嘴巴上张狂了。嘴巴的张狂,直接减损了婚姻的融洽度,这种减损是致命的,是多少爽利持家与勤劳能干都不能弥补的,尤其在男性立业之后。马学武是不是被李宝莉逼到了自杀的绝路上去?是!一个没有融洽度可言的家庭,男人比女人将更脆弱。男人为外刚内柔的动物,女人反之。所以,我们在《万箭穿心》中看到了李宝莉坚韧的生存状态,也看到了马学武脆弱的自杀状态。
婚姻生活中,女人到底需要给男人什么?很多女人从未思考过这么问题。但作家方方通过《万箭穿心》进行了比较适度的思考。应该给予男人的是一种“融洽度”,或者叫做宽和,一种温馨感。女性与男性在婚姻生活中扮演的角色不同,女性的过于强势,会造成男人抗社会击打能力的脆弱。但很多女性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她们固执地认为,只有在婚姻生活中有着表面化的强势,才能稳住一个男人,她们觉得,管理与压制男人,是其人生的大乐趣。殊不知,这种表面化的管制,是最无能与无效的。马学武的出轨,便是很好的例证。角色不同,招数亦不同,以柔克刚,才能刚柔并进。
作家方方俨然看到这些个问题,而且把这些问题用小说的形式表现了出来。有句俚语这么说,生活中,以爷自居的女人,什么活都得自己干,以“人家”自居的,则什么活都有男人帮着干。男人才是最感性的动物,一个“人家”便能把他们玩的团团转。《万箭穿心》中的李宝莉,无疑便是以“爷”自居的人,最终落得个男人自杀、儿子不认的地步。方方用严酷的小说,警告了强势女人的悲剧命运。
我们可以说这种悲剧是女人的性格悲剧。强势女人,在一个父系氏族延续的时代里边,能否真正强势起来?强势的代价又是否是做李宝莉一样的半辈子的家庭奴隶?强势给女性造成的是否是失去男人和儿子的悲剧命运呢?方方可能在通过《万箭穿心》来思考这个无解的问题。我们也一同跟着小说及其小说改编的电影进行思考。思考的最终目的,或恐就是陷入这种无解的状态中去,无法得出唯一且正确的答案出来。可现实社会,又是否需要答案?男人与女人在一起的神秘之处及其乐趣所在,难道不正是因为这种没有现成的约定俗成的公式造成的无解感吗?
当然,个人还是认为,有事没事,多说说“人家”的女人,可能生活的会更好一些吧。
笔者电影聊天群:240707214
新浪微博:weibo/maqingyun1111
电影一周酣节目链接一个:
v.ku6/show/Ase7jjCdoPFatRAs882Ytw...html

网友点评

相关声明:
乐看影院(www.6k.com)收录的剧情片万箭穿心高清完整版数据来自视频资源---神马影院 播播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