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 (1977)

莫名其妙

电影 “莫名其妙” 的更多资料

剧情简介

  After the death of his father the young cooper Dennis Cooper goes to town where he has to pass several adventures. The town and the whole kingdom is threatened by a terrible monster called Jabberwocky. Will Dennis make his fortune? Is anyone brave enough to defeat the monster? A medieval tale with Pythonesque humour.

同类型作品

相关评论

标题:傻人有傻福?

作者:雷子


  
  《莫名其妙》源自十九世纪英国作家刘易斯?卡罗尔的一首同名诗歌,讲述了一只名叫Jabberwocky的恶龙被勇士杀死的故事。这首诗来自《爱丽丝穿镜奇幻记》的第一章,完全是“镜中之诗”,亦真亦幻。而电影要说的其实就是人生的这种模棱两可。
  莫名其妙、模棱两可是对人生的一种超越、解放和提炼。卡罗尔原著中对词语的晦涩选择,令原诗有了一种开放的价值。后人可依照自己的理解,赋予这首诗以不同的解释。吉列姆将格林童话的故事注入这首原本单薄的诗中,即一个穷小子到城里闯荡、最后将囚禁于塔中的公主救了出来并“从此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故事原型。但吉列姆用一种现代意识取代了这个古典故事的内涵。古典童话的角色设定和价值取向都是确定的,单一的,现代意识下的角色是扭曲的,价值是“模棱两可”的。
  影片的主角丹尼斯?库珀是一个徘徊在古典与现代之间的,茫然不知所措的形象。他的父亲是一个顽固的传统捍卫者,一辈子兢兢业业的制作木桶,没有任何将家业做大的雄心,仇视一切有损传统小农经济的商业思想。渔夫费斯芬格作为一个极有商业头脑者,将库珀从小农手工业拉向更广阔的商业经济。库珀和父亲的矛盾首先就摆了出来。这是一个从手工业到市场经济的转变时代。库珀总是梦想着到城里赚大钱,而他父亲则认为他不踏实。这个总梦想进城的库珀却爱上了村里一个又肥又蠢的女人,费斯芬格的女儿,在他心中这个肥女人就是他的公主。与父亲的矛盾,爱情审美上的扭曲,就是库珀给观众的第一印象。
  紧接着的父亲去世一场,光线运用极为考究,光影的明暗对比异常强烈,这种戏剧化效果俨然是卡拉瓦乔作品的光线再现。父亲临死前扬言要与库珀断绝父子关系,并对库珀的品性大骂,这些话语集中了吉列姆对商品经济的批判。父亲去世这场戏的光线和后来国王城堡中的光线形成了鲜明对比。前者是暖色调,油画一般的光线,后者则是灰暗的自然光线,导演的价值观从中表现出来。作为一个对商品经济和政治权力持批判态度的导演,尽管这个父亲的形象非常固执,但吉列姆明显将自己的感情更多倾向于传统的乡间生活,而恶龙恰恰是商业社会既得利益集团维持自身的一种策略。
  库珀进城后,城市生活依旧与《巨蟒与圣杯》一样,将中世纪的脏乱与市井生活的丰富结合起来。城市中的国王布鲁诺是一个非常衰老与糊涂的老头,他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城堡,一切都极为破旧,甚至吃饭时天棚的灰尘不断的往下掉。而且,导演用极为夸张的手法表现了国王日常行走坐卧的一系列繁文缛节。无论是国王开口发言前侍从一句接一句的奉承,还是国王进入议会前商界代表们的屡次起立,还是国王发布骑士决斗比赛念布告者的频繁敲鼓,这些讽刺桥段无不表现了权力的腐朽。而城堡外面的生活则与这城堡内部成截然相反的局面:一面是生机勃勃,一面是死气沉沉;一面是疯狂前进的商业势力,一面是勉强维持局面的封建权力;一面是现实主义,一面是封闭和臆想。市井生活的一个细节非常有趣,那就是几个坐轿子的商人拼命敲打轿夫、互相竞争车速的桥段:一方面象征了资本主义兴起时期商人们的疯狂向前,另一方面也表现出这种疯狂下的残酷,而这残酷的一面则与后来吉列姆短片《永保公司血泪史》是一脉的。
  城市是商品经济的兴盛所,是无数梦想发家致富的农民的希望所寄。大批农民都想进城,其中吉列姆亲自扮演了一个小角色,他拿出一块石头称之为自己的财产妄图进城却被赶出来。被关在城外的丹尼斯第二天早上为了要口汤喝不得不去恶龙栖息的森林中拣柴禾,遇到吉列姆的角色也在里面。恶龙袭来,吃了吉列姆,他凭运气活着走出来。接着他又凭运气趁看守小便之机溜进城里。丹尼斯从始至终便是凭“运气”二字连连取胜,而自己却浑然不知。
  接下来的一个角色虽不起眼,却是吉列姆人生观的最直接体现者。这就是那个断足乞丐。这个乞丐本是“倒转木桶”的发明者,因为不是桶业行会的成员,所以不得卖桶,沦到了砍掉自己一只脚当乞丐的下场。沦落如此地步的他却非常乐观,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黄金的饭碗。“对我来说,他是人类乐观精神的浓缩:不管境遇如何糟糕,还要乐呵呵活下去,从不抱怨。” 后来在丹尼斯杀了恶龙载誉归来后,这个乞丐两只脚都砍掉了,但依旧乐呵呵的。吉列姆隐藏于此。
  “我要恢复格林童话的原貌,将童话的血腥一面表现出来。” 刚才的断足乞丐只是让人小小的生理不适,但后面的比武现场则是在血腥中展开无厘头讽刺。血腥暴力与漫画般的表演模式间形成了一种招牌式的吉列姆张力。在当时的文化里备受尊崇的骑士,片中不过是一群毫无大脑的莽夫,他们在比武场上的表现就像是装满血的容器之间的碰撞。这是对骑士文化的血腥解构。瘦弱的公主从小便被禁闭在城堡里,他对这血腥场面麻木无情,封闭的环境与所受的教育令她只能生活在对拯救他的王子或勇敢的骑士的童话般的幻想中。丹尼斯误入制作盔甲的作坊,因为让一个环节的工人走神而导致整个作坊的流水线全部毁坏,这是片中非常精彩的一场戏。吉列姆毫不留情的讽刺了现代的机械化流水线作业,貌似强大的流水线其实就这么脆弱无比。这次毁坏行动令他结识了一个骑士的随从埃塞尔,然后二人到了一个酒馆——酒馆在影片中是仅次于城堡的另一重要空间。城堡和酒馆成为多种人物关系建立与扭转的重要枢纽,是“结构”的聚集之地。这与《堂吉诃德》第一部中的酒馆的作用是非常相似的。
  埃塞尔与酒馆老板娘通奸,而酒馆老板则被他关到了地窖中:这场戏开始了吉列姆式的疯癫。其中每个人都被自己的欲望冲昏了头脑,导致行动毫无理性,极度夸张——这与《堂吉诃德》第一部第十七章堂吉诃德和桑丘在酒馆中的荒诞遭遇非常相似,这再次印证了吉列姆潜意识中的堂吉诃德原型。丹尼斯和酒馆老板被抓到国王面前,国王本想通过亲自审理证明自己的智慧,却弄得鸡飞狗跳,让丹尼斯趁机逃跑,又是对权力的无情讽刺。
  丹尼斯无意中跑进公主闺房一场是影片最大的一处断裂,这一断裂是影片荒诞灵魂的直接导火索。公主毫无现实经验,以为丹尼斯是乔装打扮来拯救他的王子。丹尼斯解释不清,只好将计就计,最讽刺的一个细节是真正来救她的王子却在窗台上跌入深渊。丹尼斯穿上修女的服装逃出城堡,又被一群宗教狂热者抓住,欲烧死,这些狂热的信众却为了享受烈火焚烧的快感而争相替他奔赴火堆——这又是一处对中世纪疯狂一面的极端化表现。宗教作为一种常态世界观的存在状况。
  丹尼斯又回到比武场上的埃塞尔身边。国王、公主和大臣并排观看比武,身上溅满越来越多的血迹。大臣无法劝说国王放弃杀恶龙的计划。结果埃塞尔的主人赢了比赛,埃塞尔却不愿跟随主人出行,把东西塞给丹尼斯就跑回酒馆跟老板娘继续通奸去了,最后被狂热的老板压死在床底下——这个自私的角色所应得到的下场。丹尼斯只好和武士一同奔赴森林杀恶龙,却在路上发现劫匪正在抢劫自己心上人格瑞莎达一家。丹尼斯冒死打斗竟然杀了劫匪头目,而格瑞莎达一家却争相逢迎没出任何力的骑士,对救命恩人丹尼斯极尽侮辱。另一边,商人和教士为了自身的利益必须不能让恶龙死,而派出了“黑骑士”拦杀此二人。就在黑骑士一伙杀了骑士并要杀害丹尼斯的时候,恶龙出现,最终黑骑士被恶龙撞下山崖,却不小心倒在了丹尼斯的矛上——结局便是极端的讽刺:丹尼斯成为了屠龙英雄,赢得了公主和半个王国,却不能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
  我们发现丹尼斯这一路都是被命运牵着鼻子走的,结果他却成了唯一的赢家。他的父亲想要坚守传统,结果死掉;他的心上人格瑞莎达和其父是典型的唯利是图,结果落得一场空;国王想要树立王权的尊严,但无法挽回权力的腐朽与衰败;公主想要等待白马王子,却等来这么一个傻子;埃塞尔则是自私纵欲,最后死掉;大臣、商人和教士是不想让恶龙死,却没遂愿。唯有他是最没方向纯随命运的。但惟独这个被命运牵着的丹尼斯,行走在这一系列断裂之中,却最终赢得了世人眼中的荣华富贵。但他真的幸福了吗?其实不然,幸福的大门永远向他关闭了。“傻人有傻福”,但这并非傻人期待的傻福。吉列姆在对每个人的欲望进行解构之后,最终狠狠地解构了影片的灵魂,毫不留情,一解到底。他的怀疑型人生观与颠覆风格,在这里初露端倪。

网友点评

相关声明:
乐看影院(www.6k.com)收录的喜剧片莫名其妙高清完整版数据来自视频资源---神马影院 播播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