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上蝶 (2011)

肩上蝶

电影 “肩上蝶” 的更多资料

剧情简介

在一个遭受致命传染病威胁的时代,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小岛上发生了一段为爱执着和牺牲的故事。著名的生物学家严国专注于研究,希望找到治愈这种疾病的方法。但是他自己却被病魔所侵,生命垂危。他的未婚妻宝宝同神秘的生灵定下契约,她自己化身为一只蝴蝶,以换来严国的康复。严国神奇的恢复了健康,却发现爱人消失,他变得忧郁孤僻。而已经变成蝴蝶的宝宝只能够看着他一天天消沉,却无能为力。不久,严国得到了邻居白兰和从大都市来到小岛的女记者杨霖的关心。在严国和杨霖之间更萌发了新的爱意,这让宝宝心里充满了苦涩。在宝宝可以从蝴蝶变回人类的期限前的最后一年,小岛也爆发了疫情,情况非常严重。危急时刻,宝宝发现自己能够找到严国研究的解药的关键配方。于是这只脆弱的蝴蝶开始了危险的旅途,即使她的翅膀变得残破,也坚持飞翔不停歇。 伤痕累累的宝宝能够带给严国需要的药材配方飞回到他的身边吗?严国心中唯一的真爱究竟是谁?当化蝶三年的牺牲结束之时,宝宝会变回人形去找出答案吗?

同类型作品

相关评论

标题:《肩上蝶》:纳入奇幻类型之后的成与败

作者:歪歪

中国似乎几乎是没有奇幻类型电影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奇幻电影的成败在于想象力,观众看的就是自己想象的匮乏和别人想象的驰骋,我们想想当我们第一次看蒂姆·伯顿的奇幻电影时的感受,无论是《大鱼》还是《僵尸新娘》,再回忆一下《哈利·波特》系列、《指环王》系列、《加勒比海盗》系列电影带给我们的冲击,举不胜举,似乎从这方面来看,想象力成了我们中国人及其匮乏的东西。但是这么说也不准确,香港是有奇幻电影的,而且也很成功,大话西游就是个典范。但是回过头来看我们的《无极》,我们就不得不处于失语和开口大骂的两极状态。因为奇幻不单单是吸引观众的噱头,更重要得是作为创作者的想象力在真实世界中已经难以容纳而向另一个世界扩展的手段,这是才华的横溢,是向常人无法企及高度的宣战。
回到电影《肩上蝶》,它定位类型为奇幻,我觉得是准确的。因为电影纳入了另一个我们日常生活不可知的世界,这个世界不是月老传说,而是昆虫活动的延伸和放大。但是这部电影最不成功的地方就是对奇幻的浅尝而止,人类世界和昆虫世界似乎总是平行的,而没有很好的融合起来。但凡国外成功的奇幻电影最大的特点之一便是真实与奇幻的完全融合,要么就是人类在做奇幻的事情(前面举到的系列电影),要么就是人类完全遁入幻境(《大鱼》、《爱丽丝》等),这样的模式利于将观众完全带入一个新的世界,最大程度的吸引观众注意力。而《肩上蝶》却似乎有所顾忌,可能是受到原来网络小说的桎梏,也可能是接受《无极》的前车之鉴。无论如何,这两种情况都是极其不应该的,电影受梏于其他种类艺术或者受梏于自身的过去,都是毁灭性的。电影《肩上蝶》中就很讨巧的选择了也许是中国人最能接收的方式——人蝶恋,但问题就在于,这蝶是人幻化为的蝶,它没有办法完全带观众进入我们想看到的世界,而是执着的纠缠在人的世界。于是,我们除了看见了为数不多的几场昆虫戏,以及蝴蝶、蚂蚱和瓢虫在人类世界的活动外,剩下的依旧是俗世的爱情纠葛。这便是以奇幻定位的整部电影没有带给观众太多的新鲜感,同时也让观众觉得想象力不足的原因之一。
还好的是,《肩上蝶》整体故事完整,而且电影中设置了很多与故事主杆互相呼应的枝节亮点。片中黑白老鼠这一小故事的植入与电影故事在叙事上和情感上的呼应就非常的准确,不同的主角叙述出的不同故事结局恰当的体现出他们各自对爱情的态度,并且暗示出他们在电影中的最后去向。动画的突然介入也并没有给观众不适之感,整体色调和氛围与整部电影比较和谐。两只蝴蝶去星岛寻找治疗翅膀褪色的植物的故事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
另外,电影中设计的蚂蚱和瓢虫这两个角色是中国电影近几年中非常缺少了立体小人物,他们在电影中戏份不多,也并未起到对情节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他们就如同衣服上的一点饰品,没有它你这件衣服照穿,但是却少了些许华丽的味道。这种立体小人物在好莱坞动画电影中一向不可或缺的的,几乎每部经典好莱坞动画电影中都有几个让我们难以忘怀的立体小人物,《怪物史莱克》中絮絮叨叨的骡子,《冰川时代》里那只皆其所能护佑一颗松子的松鼠,包括我们前段时间刚看过的《里约大冒险》中头戴酒瓶盖子的小黄鸟和他的朋友。在《肩上蝶》中的这两只小昆虫几乎包揽观众奉献给这部电影中所有的笑声,让观众主要的爱情基调中寻得了些许轻松的趣味。虽然它们在形象设计上依旧不及好莱坞电影中小人物经典,但是这个设计动机已经值得肯定了。
纵观整部电影呢,给人一种整体吸引力略缺但细节闪光、主杆故事平庸但主副枝干呼应完美、主要人物有欠深入探析但配色小人物立体生动的复杂感受。

网友点评

相关声明:
乐看影院(www.6k.com)收录的爱情片肩上蝶高清完整版数据来自视频资源---神马影院 播播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