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总动员 (2013)

飞机总动员

电影 “飞机总动员” 的更多资料

剧情简介

一望无际的农场上空,农作物喷粉机达斯蒂(戴恩·库克 配音)一心想走入竞赛会场。平日里他的好友农药喷洒车查克(布拉德·加内特 饰)担任教练和技师职务,达斯蒂则不顾自身条件在农场附近急速飞行,为此没少受修理车多蒂(泰瑞·海切尔 配音)的臭骂,可他还是毅然报名参加了机翼环球赛的预选赛。达斯蒂极其幸运地通过预选,却也意识到自己和专业赛用飞机的差距,因此拜托传说中曾击落50架敌机的退役战机船长(斯泰西·基齐 配音)担任他的教练。虽然恐高症始终无法克服,不过达斯蒂总算如愿站在大赛的起跑线上。   高傲自大的卫冕冠军雷普斯林(Roger Craig Smith 饰)、美丽温柔的印度女郎伊莎莉(朴雅卡·乔普拉 饰)等在高手云集的会场,这架农用机将谱写属于自己的传奇……

同类型作品

相关评论

标题:从《飞机总动员》的细节感受美国航空文化
  
   【转】

作者:长弓阿帕奇


  
  
  迪斯尼推出的电脑动画电影力作《飞机总动员》(英文原名《PLANES》)是《汽车总动员》系列电影的衍生作品。本作中主角基本上都是飞机,很多飞机都是航空爱好者耳熟能详的机型,笔者看了影片之后由衷感到影片中处处体现航空的影子,时时彰显航空魅力,的确是航空文化传播的典范之作。
   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和历史现象,是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以及某一领域的积淀传承,是某一国家、地域、民族甚至是某个特定团体的人的发展历史、风俗人情、传统习惯、行为方式、处世准则,思考方式、价值理念、艺术品味等等。换句话说:某某文化就是包含这个领域的全部知识的总和!所以:航空文化的定义应该就是包含航空领域全部知识的总和,是能让热爱航空的人们感到共鸣,流连忘返如痴如醉的各种载体或者手段。电影《飞机总动员》汇集了很多航空领域的内容,笔者就结合该电影中的一些片段和大家说说影片里的航空知识。
   如果要说起《飞机总动员》的剧情来那的确是很老套的,只要你想并且愿意为止付出努力,即使再平凡的人可以做出不平凡的事,在迪斯尼出品的若干总动员动画电影几乎所有作品都是这个套路, “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顶尖大师,但是顶尖的大师却可以来自任何地方”——这和我们所宣扬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颇为类似,但美式的主角更热衷于跳出原来枯燥的或者被限定的原始职业以及社会角色,根据自己的理想去追求,最终成为另外一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收获了荣誉以及美人的青睐。
   本片从头到尾都充满了飞机的影子与航空的色彩,作为《汽车总动员》的系列作品,本作中各种车辆也是不少,不过大多是跑龙套的角色,与主角飞机直接相关的各种勤务人员(配角)基本都以叉车形象表现,我们可以通过叉车两侧或者车顶佩戴的饰物来区别具体工作,甚至航空母舰的舰长都是叉车,不过这个舰长叉车除了舰长帽外,车身侧面可是佩戴了资历略章滴,仅仅是这些配角的形象就已经让人忍俊不禁了。电影中的音效也是很专业的,活塞发动机和涡轮发动机的声音完全不一样,甚至发动机启动和停车声音的细节就让人一下子能兴奋起来。当然,电影是艺术作品,是允许夸张的,所以影片中一架平直翼的农用飞机是否真能和大黄蜂一类的海军战斗机比翼齐飞或者做特技飞行或者轻易的就能更改机体结构构型的这种专业问题我们就不讨论了,仅仅探讨的是影片细节的传达的航空魅力和航空“范儿”!
   影片一开始,我们的主角“灰尘”(DUSTY)做的白日梦开始就与飞行密不可分,能驾驶现代喷气战斗机飞行是所有飞行员的梦想,当然梦醒之后还是依旧在广袤的玉米田上执行慢吞吞的农林播撒任务,此时可能我们的注意力都容易集中到了主角身上,如果我们能把视野放远一些,仔细看看那背景中的山水,这些红通通,黄焦焦的山居然都是飞机的样子(图1),仔细看就能明显的看出大翼,机身,垂尾,发动机的刻画,开头的创意就不错,等到我们主角听到下班铃声返回小镇,镜头从空中俯瞰时我们居然也能看到一个飞机造型的小镇(图2),整个小镇就是围绕着机场以及具体的航空业务来自发汇集和建设的,近几年在通航圈里也兴起了一个新词叫航空小镇,其实这个动画片比较生动形象的说明了美国的航空小镇的出发点,是为了航空而汇集,而从我国很多地方的航空小镇的规划来看更多的则是利用航空这个噱头来搞房地产生意。
   一辆绿色的加油车CHUG(查格)是主角的好朋友兼二手教练,注意,他经营的加油站也是用包含螺旋桨和活塞发动机汽缸头的飞机头做了整个加油站的建筑外景(图3),从影片一开始从小镇的布局以及小镇的建筑物就给你了足够的航空范儿,很赚眼球。不仅如此,影片连生物燃料这个元素都有了,查格还说了生物燃料的广告词:“玉米,可以给你汽油般的动力!!” (图4)呵呵,现在全球各国都在考虑生物类航空燃油的研发和使用验证,各种使用这种绿色燃料的飞机飞行的新闻也屡见报端,相信不久的将来生物燃料就能通过相关的适航认证,让我们飞行更加绿色,也让航空更加可持续发展。既然航空技术是发展的,是变化的,那么只有与时俱进的文化才是鲜活的。
   随后主角和他的二手教练拿着一本给新手看的飞行竞技傻瓜书就开始了训练(图5),专业的飞行教材的确是促进航空知识和技术发展的重要载体,美国飞行员很多,飞行展示、比赛也很多,所以类似这样的飞行书在美国确实遍地都是,这些大量出版的航空飞行书籍更加促进了民众向航空的靠拢,航空的精神也就随之在国民中传播开来,相比而言,我国关于飞行的书就很少了,而且很多飞行教材因为保密的缘由很少能被大众看到,飞行员自己写书公开发表的更是凤毛麟角,国内以飞行员身份写书公开发表的主要是葛文镛将军写的《飞行札记》和赵荣献的《一个飞行员的蓝天札记》,翻译的国外军方飞行员写的书公开销售也就是查尔斯 耶格尔将军的《一代天骄》和谢尔曼鲍德温的自传《空袭伊拉克》,民航干支线方面也就寥寥几本书籍,关于民航飞行的理论专著:除了几本《私用/商用飞行员执照》和《飞行员航空理论基础》;刘清贵机长出版过《机长视野》也基本就没有了,我们确实没有太多与飞行活动直接相关的书籍,而且通用航空在我国发展尚在初级阶段,通航业界人员还是较少,能描述通航飞行的书籍几乎为零,即使有也大部分是在探讨行业法规和业务分类的,这些年我们航空专业出版物也不少了,但理论居多,飞行实践的书籍还是偏少,当然这也是因为我国飞行员数量整体不足造成的。不过,最近笔者获悉,东北沈阳的赵伟先生成为我国首位取得国际航联FAI颁发的国际竞赛执照的飞行员,而且他已经了组建我国第一支正规的无限制级别特技飞行表演队,而且也有很多在欧美的中国留学生都在求学之余在当地学习了私用飞行员执照,并且将自己的学习飞行的经历在博客上发表了,希望赵伟先生和这些留学生能够将自己的飞行经历写成书籍,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将自己的飞行经验与大家分享,促进更多的人选择飞行这个神圣的职业。通过网页、纸版将飞行的魅力传播出去,促进我国飞行的人才数量和质量的提升。
   主角因为缺乏系统而专业的指导,盲目追求训练效果,导致发动机故障,回到自己的机库接受好友DOTTIE(多蒂)的检查,这是一辆蓝色的小叉车,她不仅是主角的铁杆朋友,更是顶尖专业的飞机维护工程师(图6)。现实中,飞机最依赖的人有三类:设计制造工程师,飞行员和维护工程师。飞机设计制造工程师是将各种材料打造成形态各异却能够翱翔蓝天的飞行器的人,飞行员是驾驶飞行器让它们在空中实现精彩飞行的人,而飞机维护工程师则是保证飞机健康,确保日常安全飞行的人。这三类人在飞机的一生中缺一不可,所以影片中多蒂都在最关键的时候会伴随主角出现,不过,影片在还有个小问题,多蒂并没有跟随主角周游世界,大部分时间是在基地通过电视观看了主角的征战过程,而主角则是在各个休息站依靠了全球各地的朋友(其他各种颜色的小叉车以及飞行汽车)才完成了自己的一些拖曳、维修、改装与救援工作,实际上每一位要去参与飞行竞技或者表演的飞行员都会和自己信赖的飞机维护工程师一起参与,飞行竞技或者飞行表演活动绝对是一个团体项目,靠个人力量是不行的。而且,飞行员和维护工程师在飞机的调整检修过程都是密切配合,飞行员自己都会参与到飞机维护工作中,这样都是确保做到人机合一,而且不同的赛段根据实际情况会对飞机采用不同的调整方法和竞技策略,这些对于各个参赛队伍都是绝密的核心技术,因此,一个优秀默契的竞技团队的建设才是能完成比赛直至取胜的法宝,只有主角一个光杆司令去参加环球比赛的事情是不会出现的。
   当然主角是一定要参加比赛的,否则主角就没戏了,于是他们就一定要找个优秀的教练,所以我们的另外一位关键角色——主角的专业教练SKIPPER(机长),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海盗舰载机,而且由于其大翼是向上折叠,所以,也只有这种机型能做出“举”着望远镜观察的动作(图7、图8),而美国同期的海军舰载机“TBF”或者“野猫”的大翼折叠方式都不能做出敬礼或者“举”望远镜的动作,美国人真是细节考虑非常到位,而且在影片的最后,在航母上面敬礼的这个情景既是模仿了军人之间的礼仪,也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恶搞了一下海军航空兵对机翼折叠技术的吐槽,谢尔曼鲍德温先生是服役于美国前航母舰载机航空兵部队,他是EA6B“徘徊者”电子干扰机的飞行员,他驾机全程参加了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在他所著的《空袭伊拉克》一书中就描述过这种情况;“。。。有时候大翼折叠机构出现故障。。。。导致折叠起来的外侧大翼会出现单边放不下来的情况。。。美国海军飞行员称之为格鲁门式敬礼。。。”。本片导演克雷 豪尔(Klay Hall)的父亲就是海军航空兵飞行员,他小的时候就总被父亲带着去看各种航展或者飞行比赛,一定看过或者听过这样的故事,也正是因为儿时经历的让他在本片中驾轻就熟,处处都是“航空范儿”的笑点。
   因为“机长”一直在暗地里观察主角的飞行,所以对于主角的竞技状态以及飞行技术了如指掌,很快就指导主角迅速提高了成绩,而且针对主角的“恐高症”还专门设计了适合主人公的低空飞行比赛技巧,这些技巧也都是主角能够获胜并且蜕变升华的撒手锏,也彰显了“机长”因材施教的专业教练能力。当然,在真实飞行中还是应该尽量高飞,不论是飞行速度还是安全性都有很大提升,超低空飞行仅仅在特技飞行表演中或者因为特殊的需要而实施的军事飞行活动里才出现,即使如此,电影里出现的主角翼尖蹭地擦水一类的镜头在真实中是不可能出现的(真实中出现的顶多是轮子踩水),真实环境中要是见到了翼尖擦水或者蹭地就绝对是飞行事故了。而且,大家在在“机长”训练主角飞行这一篇章里可以看到一个细节,此时经常出现主人公的主起落架附近的镜头,仔细看看就不难发现那主轮胎还在慢慢的向后旋转,这样的镜头在影片的后面也出现过,这个细节如果不是飞行员,如果不是经常在天上观察的话是根本发现不了的,真实环境中,可收放起落架的飞机在起落架开始收起的瞬间,刹车会自动施加压力,停止轮胎转动,减少因为旋转产生的震动,至于没有刹车的前轮则往往依靠安装在前轮舱的磨擦片阻碍前轮的旋转,通航飞机为了简化结构和降低成本的考虑,往往采用裸露轮胎的固定起落架,飞行中轮胎也不施加刹车,都可以是自由旋转的,笔者跟着通航飞机做训练飞行的时候也就经常看到不少裸机身外表面的轮胎慢慢的旋转,这个细节的刻画足以让笔者为影片的制作团队赞叹,细节决定成败,从细节就能看出制片团队在制作一部动画电影方面的良苦用心,也能看得出美国人的航空知识已经潜移默化到了何种的地步。
   “机长”保留了他在战争中的典型涂装,而且大家一看就笑了,就是还就是“海盗旗”中队的成员,当然为了不至于在动漫电影里过于凶煞以及变着法儿“向经典致敬”的目的推动下,迪斯尼的画家们既想到了用活塞和交叉的扳手来代替原来海盗旗队标中那恐怖骷髅以及交叉的大腿骨,而且在发音上也是精心做了选择,海盗旗中队的真正名字叫“Jolly Rogers”,在电影中就变成了“Jolly Wrenches(扳手旗)”发音也和原始真名极其相似,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扳手的图案用在电影里了,活塞气缸头,交叉扳手的图案也体现真实飞行竞技活动的关键因素——动力和维修调整技术(图9、图10),所以迪斯尼的设计师们很认真的为其做了借鉴和变化,所以影片中这个变相的“致敬”笔者很是推崇。这一“变化”既让很多专业的观众笑的前仰后合,也让不明就里的观众也能从容接受,变相广告的宣传尺度把握相当精准,真实历史中首任“海盗旗”部队番号就是VF17,当时该部队正好换装了F4U“海盗”战斗机,因此指机为名就称之为“海盗旗”中队,海盗在西方文化中的典型标志就是悬挂有着交叉大腿骨的骷髅图样的旗帜,因此,VF17就用了这样的徽章作为队徽,“海盗旗”中队在历史发展过程中经历跌宕起伏,“海盗旗”中队的名字也由好几个不同番号的部队来继承,甚至还真的有了部队的传家宝——玻璃盒装的真人头骨骷髅和交叉的大腿骨,这是在海盗旗中队番号仍然是VF-17时代,队中成员Jack Ernie少尉驾机在进攻冲绳时阵亡,在坠机前,他通过无线电说,希望人们见到中队的骷髅标志时会想起他。他的家人后来把这个装着Jack Ernie骷髅和两根大腿骨的玻璃盒送给了 VF-17 中队,这也就成了海盗旗的传家宝和战斗精神象征标志。
   影片中大家经常可以看到这些飞机或者汽车在休息时喝饮料,他们的饮料就是专用润滑油,只有滑油和液压油才会用这种小罐子装,燃油是不会装在这小罐子里的,飞机上的油液就三种——燃油、润滑油和液压油。这三者都属于消耗品,燃油消耗量最大,其次是润滑油,最后就是液压油。燃油和润滑油是每次飞行前后都要检查并按需添加的,不过燃油添加的数量比较大,而且是根据飞行任务决定具体添加数量,一般按升或者加仑计量,民航客机动辄都是几千升,甚至数万升,即使是运动类小飞机也都是几十甚至几百升。而润滑油的勤务就是保证飞行前必须添加到指定的数量,润滑油大多用一夸托容量的圆柱体罐子包装,每次添加数量大多是几夸托就够了,根据各个机型发动机的技术数据和发动机新旧程度来决定。而液压油大多是检查数量,不需要每次飞行都添加,当然这还不算啥,真正细节的地方是大家可以在影片里看到他们所喝的滑油是的吸管统一都是浅灰色的弯弯的上细下粗的管子(图11),这种管子实际上是为飞机加滑油的专用工具,是铸铝的也就是看起来是灰色的,一边是个中空的弯嘴兼握把,另一边是个带半圆弧护罩的U型钢制利刃。这样飞机维护工程师就可以握持弯嘴,从滑油罐上面沿着边捅下去(半圆形的护罩也给你提供了这一向导和靠模的功能),既能顺利打开了滑油罐,又变成了一个延伸的加油嘴,方便给滑油箱加油,前尖后宽的U型钢刃能够把滑油罐切开相当大的开口,不阻碍加油时油料和空气的置换,增加了加油的平顺性(图17),这个客串吸管的专用工具在影片中出现,如果你不是做过机务维护工程师的话你是绝对不知道的,此处你也是笑不出来的。
   主角在“机长”的系统训练下终于出征了,首先是飞到环球赛事的起点纽约,连美国重要标志自由女神像都变成了叉车,主角一开始就在肯尼迪机场管制员的快速且专业的空管指令中闹出了一堆笑话,当然影片是夸张,主角落在跑道上各种好奇的赞叹,让人确实感受到他是个没见过大世面的小子,还差点挡住了后面的飞机落地(图18)。在现实环境中,机场塔台这个建筑物里有一堆管制员,比如,号称“地面”席位的管制员是负责飞机在停机坪上滑行和各种动作(比如启动发动机)的管理——呼号是XX地面,“塔台”席位的管制员是管理飞机在跑道上起飞或则着陆运行的管制员,而“进近/离场”席位的管制员则是负责飞机从起飞后到飞出机场管制空域边界或者从机场管制边界飞进到建立着陆航线这一段的时间的空中交通管理,在民航机场每一架飞机的一举一动都要经过坐在机场塔台里的这些管制员们的允许才行,而且只有担任“塔台”这个席位的管制员才负责指挥飞机的起飞和降落,别的管制员是不管的。飞机在落地后要尽快脱离跑道,避免干扰后续飞机正常落地,如果没有来得及脱离就会导致后机复飞。故意长时间占用跑道的话机组也会面临严重的惩罚;而后续进近飞机在看到跑道上始终有飞机达不到降落条件时必须拉起复飞,否则将出现危险接近,就会酿成严重的飞行事故了。当然,影片里更多的是出于搞笑的目的,让主角在跑道上来回的闲逛,到处的赞叹,营造了一副乡下小伙进省城的感觉,他刚刚脱离跑道,后续的客机就直接落地,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出现的。
   至于后面的比赛中大部分倒也没啥特别的,主要是描述主角和各个参赛竞争对手之间的针尖麦芒一较高下或者相互帮助建立伟大友谊的故事,因为是全球的飞行比赛,所以在这一大段落里让笔者感兴趣的方面其实是迪斯尼的动画大师是如何将全球各地的风土人情和航空紧密结合的方式,这个方式就是在全球的机场上做文章,迪斯尼的动画大师将自己对世界各个国家民俗的理解融进了电影中世界各国机场的造型设定中,在影片中,依次精确展现机场航站楼的分别有美国德国、印度、尼泊尔、中国、墨西哥的机场,德国的啤酒和毡帽(图20)、尼泊尔的寺庙和喇嘛(图21)、印度花格窗和类似莫卧尔王朝建筑群,化身拖拉机的圣牛、墨西哥的玛雅文化金字塔和古城等等都成为机场中的重要元素,让人忍俊不禁,特别是在我们中国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不论是候机楼,还是机库,还是机场大酒店的风格完全就是纯中式建筑装修风格(图22),让人感觉非常的中国范儿,充分体现了外国人对于中国的装修装饰风格的认知和理解,中国的建筑就应该是飞檐斗拱,雕梁画栋的纯木结构,使用中式屏风或窗棂、木门等等不一而足(图23),而且配合了孔明灯作为主人公好朋友爱情气氛的升华更是令人拍案叫绝。当然,为了表现航空氛围,在建筑的房梁上面居然有圆圆的减重孔,估计搞飞机制造设计的都笑了。机场中很重要的建筑物就是航站楼,因为航站楼是机场最主要,最醒目的建筑,特别是国际机场,在一定意义上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大门,代表着国家形象,因此从建筑美学方面要求有相当的地域或者民族特色,有较好的审美价值,这也与航空作为尖端旅游交通方式相契合,应该说一个设计风格明确,有着鲜明地方或者国家特色的候机楼能给机场乃至省、市、国家增色不少,但是外观不论设计成何种样式,内部的功能还是服务于航空运输,要本着方便旅客,利于运行和管理原则来实施。笔者特别赞同赵丽蓉老师的一句话: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目前国内很多国际级的机场候机楼都追求现代甚至是超现实主义特色,外形让人看不出来和中国有啥关系,大的国际机场候机楼里很少能见到具有中国特色或者地方特色的,当然,诸如海口美兰、福州长乐、拉萨贡嘎、福建武夷山、西双版纳嘎洒和甘肃敦煌等机场的候机楼都是笔者见过的非常具有中国地方特色的候机楼,从中国民居建筑风格的精彩演绎到莫高窟元素的完美表达,无不彰显了这些机场在展示风格迥异的地域文化的努力,如果外国友人前往这些地方,一定会被这些机场的候机楼所表现的中国特定地域的元素所吸引。所以,从这部动画电影里我们应该能得出一个部分性的结论,要想向世界传播你自己的文化,首先要做好自己的本身的文化建设,然后再与国际接轨。只有保留传统,并且能够与时俱进才会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真心希望以后能在我国见到更多真正具有中国风格的,突出国家特色的国际机场。
   影片最揪心的地方当然是反派使坏两次暗害主人公,第一次有惊无险,还意外造成了主角夺得分站赛冠军,主人公从哪里发现问题的呢?就是印度选手伊莎莉(Ishani)的换装的螺旋桨,拿人的手短,只能设计陷害主人公了。说到这里我插一句,印度选手的伊莎莉的名字很可能就来自与印度妇女的传统服饰——沙丽(Sari)的谐音,沙丽这种衣服是使用色彩线条或者装饰极其繁冗华丽的布块,通过披裹的方式缠绕在身上,非常的漂亮,我们在影片中就能看到伊莎莉机身上就是这种夸张的图案,甚至她原配的五叶后掠桨尖的螺旋桨都有隐隐的花纹图案(图24、图25),她的叉车助手穿着沙丽可就更加具体了。话说回来,飞机的外观涂装可以做的很夸张,但是不能影响强制标志如飞机国籍登记注册号,航徽等等的识别,而且涂装方案必须在本国航空管理部门登记,备案,审批通过后方可实施。言归正传,现实中飞机的螺旋桨不是随便就能换的,必须要和发动机做很好的功率匹配,如果弄不好不仅发挥不出来最佳性能,反倒会造成两个和尚抬水喝的尴尬境地,日本的零式战斗机原型机是双叶金属变距桨,后来飞行员飞行时发现有震动,换装了3叶金属恒速螺旋桨后震动消失,以后定型的零战就全部是3叶螺旋桨了,大家如果玩有动力的航模的话,就知道一定级别的发动机或者电机就须匹配特定桨距和直径的螺旋桨,不然轻则影响发动机寿命,重则影响飞行安全,其实这两点都证明了发动机和螺旋桨匹配的重要性。
   第二次主角的导航天线被撞断了,主角也就阴差阳错的去了美国的航母上并且交了一堆真正喷气舰载机朋友,而且还看到“扳手旗”中队的荣誉墙,里面除了VF86是杜撰的以外,VF17,VF84,VF103可都是真正的海盗旗中队的番号。
   离开航母后的主角经历了最危险的事故,损毁严重,我们还看到了搞笑的飞机X光片,其实飞机维修中无损探伤是很重要检查飞机结构损伤的手段,涡流、磁粉、荧光还有X射线这些手段都有,影片忠实地反映了现实的东西,就是把这些手段卡通化了(图27)。主角受伤了,肯定要去修理站,此时笑点来了——在墨西哥的古城建筑风格的急救站上面旗子图案是电瓶搭接线缠绕的搭配翅膀的扳手!!这是影片向现实医学系统的国际标志——“蛇缠权杖”的致敬,蛇缠权杖的医学标志在国际上有两类:一种主体是双蛇缠杖,权杖两侧还有双翼作为主体;另一种则是以单蛇缠杖作为主体,双蛇双翼之杖源自于希腊神话中的医神赫密斯 马克里之杖。电影中就选择了有翅膀的这个医学系统标志作为致敬对象。电瓶搭接线大家都很熟悉了,是救援因电瓶故障而抛锚车辆的必备工具,柔软的一红一黑(一正级一负级)两根搭接线正好是两条蛇,而扳手是当之无愧的维修主力工具,而翅膀元素的出现正好与飞行密切相关,所以电影中就有了这个电瓶搭接线缠绕扳手并且搭配翅膀的笑点了,估计这个笑点真得你是学医的才知道了。
   主角的朋友们都来送东西,机翼、磁电机、便携GPS、螺旋桨等等不一而足,最后焕然一新的主角重上蓝天,虽然现代飞机使用模块化理念设计制造,很多系统设备都可以安装不同公司的产品,但是飞机不是随便把一些东西组装起来就能飞的,特别是升力特性和制造结构完全不同的机翼随意更换,这已经近乎乱扯了,只是为了剧情的需要而做的一种艺术夸张(图29)。在真实的航空领域有几大“玄”学——空气动力、电磁兼容、故障隔离以及结构疲劳,所谓的“玄”是指这几个领域几乎无法完全依靠公式或定理给出一个准确的定量或结论,大部分还要依靠经验和反复的迭代以及长期的监控来获取数据,就拿航空电磁兼容来说,有的时候每个单一系统加电测试都是工作正常的,把它们组合在一起或者通过集成面板将功能整合后再进行系统联调时就会出现各种各样不可理解的问题,这种隐形的故障最难排查,导致拖慢飞机研发进程的也屡见不鲜,怎样解决这些问题都是各家设计制造单位花费了相当心血的,肯定是密不外传,这不是朝夕之功,实属长久之力。所以一个晚上就打造出全新的主角是影片的设定,实际上是完全不可能的,我们不用过分的深究。当然,你说现实中直接装个别人的机翼的事情有没?有,还真有,刘小童先生在其编著的《驼峰航线》一书中提到1941年5月20日,中国航空公司的机长吴士驾驶DC-3迫降在四川宜宾,被追踪而至的日本飞机一顿狂轰滥炸后,炸坏右机翼,为了抢救这些珍贵的飞机,必须把她修复,而“中航”重庆基地没有备份的机翼,所以必须在最短时间把它运到香港大修!而且就是DC-3的机翼最快也要两个月才能从美国运抵香港。检查香港航材库时发现有DC-2的右侧机翼,因为DC-3是从DC-2发展而来。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中航”安排一架DC-3(机长是Harold A. Sweet,副驾驶是吴敬诚,报务员是华祝),采用外部捆吊的方法把这架份DC-2的右侧机翼空运运到宜宾。外部捆吊一个机翼!!严重破坏了飞机气动外形,这架DC-3挣扎着把货物运到目的地,当天夜里,技工们就在吴敬成的指导下,把DC-2的机翼安装到了DC-3身上,新飞机的右大翼比左大翼短约5英尺,约152.4 厘米)。于是诞生了人类航空史唯一的DC-2 1/2飞机(图30)!!随即,这架飞机仍然由Harold A. Sweet驾驶,飞机在宜宾机场起飞加入南飞航线,由于机身两端机翼长短不一致,飞机出现严重倾斜,机长不愧为驾驶高手,马上调节横滚配平,做到左右机翼升力平衡。这架DC-2 1/2在空中姿态柔和、飞行平稳。午夜,飞机安全落地香港启德机场,这是世界航空史上都堪称一次奇迹的飞行。1941年6月1日的纽约时报报道了这件事,12月又重新刊登专文记录这神奇的飞行。
   影片的结局当然是很圆满的,主角在机长的建议和帮助下,克服了恐高症的心理后无可争议的获得了全球拉力赛的冠军,在这空中斗争的过程中“机长”用大翼挑翻反派主角的事以及反派撞坏机长的尾部这种事情在二战中真的出现过,前者主要出现在英军反击德军的V1巡航导弹时用过,这也是情急之下发明的战术,居然很有效,V1导弹是人类史上第一种实用的远程巡航导弹,配备简单的惯性导航装置,对于这种时速可达600多公里的最原始的巡航导弹,要想拦截它可不容易,战斗机的拦截窗口仅仅有六分钟左右。同时由于V1导弹体积小,很难发现,刚开始时,采用常规的从尾部攻击的战术,很快发现这种战术效果不佳,后来飞行员才找到对付V1的办法,即反过来用战斗机的尾流影响导弹,使导弹飞行失稳,或者干脆用自己飞机的机翼来挑翻导弹,这也成了针对V1导弹的典型战术。后者则主要是在东线战场上,苏联飞行员视死如归,同仇敌忾,面对德国侵略者毫不畏惧,子弹打光了之后采用撞击的方式继续攻击敌人,空中撞击的作战方式不仅苏联飞行员做过,中国,美国等盟国飞行员都做过这样的事,这种不要命的进攻也让自己幸存的概率变得极小,因为当你用螺旋桨切碎别人尾巴时,你自己的机头也会严重受损,所以影片中反派弄坏了机长的尾巴,但自己毫发无伤实在是太夸张了。
   在影片的最后主角DUSTY和机长SKIPPER又一次来到了美国CVN-81号“飞森豪威尔”号航母上面接受航母水兵崇高的敬意(图31),其实这里有很多的笑点,比如,按照美国现代核动力航母的命名规则,大部分都以美国历任总统的名字为航母起名,但是动画电影可以曲解和夸张,所以在影片中航母的名字也很有航空范儿,叫“飞森豪威尔”(FLYSENHOWER),大家都知道美国只有一位叫“某”森豪威尔的总统,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国第34任总统德怀特 戴维 艾森豪威尔(Dwight David Eisenhower,陆军五星上将。在美军史上,他出身最穷,晋升得最快,统率战役行动最大,是北约组织盟军最高统帅,是唯一当上总统的五星上将),而美国也只有一条命名为艾森豪威尔的航空母舰(USS Dwight D. Eisenhower CVN-69),这是美国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里的第二艘舰,上面就搭载了隶属于第7舰载机联队(CVW-7)的第103“海盗旗”战斗攻击中队(VFA-103 “Jolly Rogers”)。本片精心选择了他作为尼米兹级航母CVN81的命名,不仅因为他在美国人心目中地位很高,而且他被人提及最多的“艾森豪威尔”的名字打头的英文发音和 “飞”(FLY)的英文发声结尾音一模一样(都发“艾”的音),因此影片中就把航母的名字写成“飞”森豪威尔(FLYSENHOWER)!!让人前仰后合的同时回味无穷,我们在“飞森豪威尔”号航母上还看到了航母甲板上的最高迎宾礼仪——彩虹列队(图32),这是航母舰载机地勤人员列队迎接贵宾的方式,因为美军航母舰载机地勤人员身穿白、黄、红、褐、绿、紫等多种颜色的马甲,以区分大家的职务和功能,因此花花绿绿的站成一排就和彩虹一般,只有航母上最尊贵的客人才能享受这一迎宾礼仪,这一细节在影片的最后也有精彩的展现。其实主角在影片中间中国到美国长途赛段曾有落到过“飞森豪威尔”号上的经历,主人公是农用飞机,肯定没有着舰钩,用尾轮做着舰钩去挂阻拦索这种事肯定是影片杜撰的了,但是我们却见到了航母上紧急停机阻拦网的应用,这是专门挽救那些必须强行着舰的飞机而设计的;我们的主人公同样没有弹射牵引钩,但是我们也看到了针对此类飞机的牵引索,以前美国海军的F4“鬼怪”战斗机和A4“天鹰”攻击机就是采用牵引索弹射起飞的,飞机弹射起飞后牵引索就抛掉,所以大家可以看到美国航母一般在船头飞行甲板出多处两个“牛角”,这其实就是为了回收这些牵引锁而设计的回收台,影片最后主角和机长都享受了牵引索的弹射服务,注意,此时的主角已经换装了最新的海盗旗黑黄绶带加黑尾的高可视度涂装,这算是向美国展示国家肌肉的航母战斗群和海盗旗中队精神的绝佳致敬了。
   说实话,本片在欧美获得的影评并不高,很多影评家对其简单无聊的剧情和到处充斥的广告给与了毫不留情的批驳。但是如果从航空氛围的角度上笔者被整个影片中所展现的航空文化是非常肯定的,这一成功不仅得益于美国强大的航空氛围,更重要的也是导演和全体制作演职人员对于航空的细节的细致观察和揣摩理解,才能给全球的航空爱好者带来精彩的动画航空电影。再举个例子,宫崎骏先生为啥能画出那么多和航空有关系的动画电影?这和他小时候在父亲管理的飞机制造厂的生活经历不无关系吧。所以说,细节决定成败,细节来源于生活,艺术高于生活,最近几年,我国在航空航天领域展现出不少成就,衷心希望我国的航空力量与日俱增的同时,航空文化也能有更为长足的积累和进步,也衷心希望我们的动漫制作者更加认真的观察生活,真正能出好的作品,只有亲身的经历,全身心的参与,才会知道这个领域的酸甜苦辣,才会制作出让人感动的作品来。  

网友点评

相关声明:
乐看影院(www.6k.com)收录的动画电影飞机总动员高清完整版数据来自视频资源---神马影院 播播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