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乐酷影视 > 论文 > 电视论文

《点石斋画报》的审美趣味

2016-03-09 来源:WWW.6K.COM 责任编辑:史可林 点击:

  刘大鸿与他的同好绘《新点石斋画报》,颇有旧瓶装新酒之意。旧瓶者,延续《点石斋画报》关注社会关注现实之精神血脉,延续其线描之基本语体,甚至延续《点石斋画报》中的空间场景而植入新的时代事件、生活和人物。而新酒者,意指二十一世纪当代中国最新的种种人生世相都尽收画中。《嘉定F1》与《哥德堡号》两幅画,前者宣告了在中国揭开的后舒马赫时代,后者则记录了发生在上海的中外交流盛事。又比如当年的《火车被毁》与今天的《飞车吸人》,真实表现了中国火车发展史上高速列车诞生的雄姿。而《为夫变脸》、《公共浴室》,则生动地反映了人情与世态变化。其他像中国球迷众生相、电视节目非常有戏等,都进入了油画,展现的市井风情犹如一幅生动的历史画卷。在《校车坠河》、《民工小学》、《钢水夺命》等作品中,可以深切地感受到画家们对民生的关注。《新点石斋画报》中虽然也不乏一些俏皮和幽默,但其背后隐藏的却是一种沉甸甸的历史责任感。尤其是《铁岭悲歌》的一片惨白之中,我真切感到了三十余条生命被钢水夺走的惨烈。其二,线描而又辅之以油画的明暗与色彩,艺术表现有了时代特质。线描是中国传统的最主要的造型手段,也是《点石斋画报》的唯一造型形式。《新点石斋画报》的作者们精心保留了线描,但又不满足、不停留在传统线描的层面。在一个色光电造成强烈视觉经验的时代,强化色彩在其中的造型功能,是对当代观众审美经验的顺应。极具艺术价值的传统线描连环画在当代的衰落令人扼腕叹息,原因多多,但归结到一点,它多少游离于时代审美主流之外。《新点石斋画报》的作者们潜心于线描体系与油画色彩的结合,从民间美术中吸取了二者融合的灵感,色彩力求单纯平涂,适度弱化明暗光影变化,同时在人物造型上又有适度变化,产生类似当今的卡通化风格,从而将这种新的油画样式融入了时代的审美趣味之中,简洁明快而又不失色彩愉悦。其三,新时代、新人物、新事件与晚清《点石斋画报》中的旧空间对接。新与旧巧妙地融为一体,时代的流变跃然纸上。这种观察与历史的对话,不时碰撞出一种颇可玩味的悠然和轻松。当代作家王小波逝世十周年后,他的裸体雕塑引起一场风波,《新点石斋画报》中刘大鸿的画作《裸体小波》,将王小波的雕像放到晚清木板民居大院里,人头攒动,煞是好玩。同时让人感受到,时代在前进,有一些观念却依然那么顽强地生存着,并不那么轻易能从人们的头脑中抹去。而且这里的空间,其实是似是而非,经过了极为有趣而机智的改头换面。比如表现张国荣死亡事件的《哥哥谢幕》,其背景是香港的楼宇和山冈,《职业医闹》在旧式庭院里摆放了病床,有点说它是,是也不是;说它不是,不是也是的味道,完全是一派黑色幽默的喜剧作派。而鲁迅、瞿秋白、张爱玲三人各有心事地坐在新天地的一张桌子旁,令人联想到上海乃至中国数十年的文化变迁,意味深长。空间是一种文化、一种语言,也是一种意义。在《新点石斋画报》中,空间的营造很好地参与了意义的表达。当今中国正像一列高速行驶的子弹头列车,风驰电掣地行进在时代的轨道上。它激发了国人爱护、关注、自豪、喜悦、新奇的各种心情,也需要我们各种形式的善意温婉的提示和提醒。比如《追星丧亲》对于歌迷痴情的反思,《城管难管》对城市管理中民生社会问题的警示,《大片暧昧》对国产大片的批评,尤其是对这些现象背后的拜金主义、物质主义的反思。而所有这些又几乎都是在不动声色的文字和形象中透露折射出来的。年轻艺术家们对社会、人生的思考,都在《新点石斋画报》中一一呈现出来。

温馨提示:为了您的视力与身体的健康 请勿长时间观看网络视频.

Copyright © 2018 乐酷视频网 Www.livku.Com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