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乐酷影视 > 论文 > 电视论文

台湾电视节目制作人雪柔女土

2015-07-03 来源:WWW.6K.COM 责任编辑:史可林 点击:

  
  
  12岁那年,雪柔考入台北市立女子中学夜间部,白天依然上街叫卖,晚归后坚持学习到深夜,从此养成了夜间读书及写作的习J质。
  中学毕业后,她凭自修考上了职业商校。由于没钱缴付学费,她只能半工半读,到工厂当包装工、做会计,有时不得不依靠同学们的资助甚至轮流带饭充饥。
  世界著名作家海明威有句名言:人生来就不是为了被打败的。人能够被毁灭,但是不能够被打败。
  雪柔正是凭着不向命运低头的精神,勇敢地攀越人生的险崖。
  结束了商校的学业,她仍不满足,又考入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攻读编辑采访。一个弱女子,小小的年纪就要为自己和家人的生存,去挣扎去奔波,是知识给了她力量,让她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早在读商校期间,雪柔就开始写作新诗和散文,作品不断在《新文艺月刊》、《秋水诗刊》等报刊上发表。她在诗坛上不懈耕耘,终于取得硕果。1976年,她被推荐为台湾八大女诗人之一;1982年,她荣获台湾优秀青年诗人奖。1989年,她应邀担任《秋水诗刊》社长,这是台湾一份影响较大的诗刊。
  台湾女诗人涂静怡这样写道:喜欢春天的雪柔,在攀过现实生活里的险崖后,正以满怀的翠绿迎向生命的春天。大陆是我童年的梦,中年的情,一生的寄望。
  台湾没有专职作家,仅靠写小说、写诗歌谋生,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雪柔也不例外。1978年,她进入广播业,从事播音、编辑工作,不久转入电视业,曾先后担任中视90分钟节目制作及华视新月渗继丸f寿冲黔欲闻杂志节目制作。这两个节目的新闻性、社会性都很强,具有较浓的观察与思辩色彩。
  当时台湾尚未开放党禁、报禁,一方面是思想和言论较为封闭,一方面是社会矛盾日趋激化。雪柔以诗人特有的敏锐,运用电视媒介手段,大胆探讨了一些敏感问题,引起较大反响。她本人也经由新38台声杂志1995年4月人物爵闻工作,走出宁静的诗境,关注变迁的社会,获得了许多人生历练和社会经验。
  1987年起,雪柔受聘于台湾中央电影公司电视部,她负责制作的节目榕树、杜鹃、台北城,在岛内三家电视台播放后,赢得广泛好评,从而荣获1988年的金钟奖。她曾多次随摄制组到欧洲、东南亚采访拍片,除了制作电视节目,更将各地见闻写成文字,出版了一本文情并茂的报道文学集《天涯行脚》。
  雪柔十分向往祖国的悠久文化和壮丽山河。她用诗句表达了自己的心情:立足于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孤岛,放眼山苍水阔的神州。
  雪柔第一次到大陆是1991年,她走访了武汉、上海、杭州、苏州等地,结识了不少文友、诗友,尤其是一路的山光水色,令她心旷神怡。大陆之行,使她深有感慨:百闻不如一见,在台湾听到的种种传闻,竟与自己亲眼所见差距甚远,从而消除了原先的许多误会和疑虑。
  大陆的电视观众都熟悉、喜爱正大综艺节目。这个节目是由台湾一家传播公司制作的,叫绕着地球跑,在台湾也很受观众欢迎,几年前,由正大集团资助与大陆中央电视台合作,改名正大综艺。1993年,雪柔担任了这个节目的制作人,曾带摄制组到吉林拍摄雾淞奇观、到福建拍摄武夷风光。
  隔海不隔诗心。1993年底,时值《秋水诗刊》创刊20周年,雪柔以社长身份,带领诗社同仁一行7人,专程到大陆以诗会友,欢庆诗刊生日。在哈尔滨、北京、西安等地,两岸诗人举行了多种形式的联谊和座谈,交流心得、探讨诗艺,为两岸诗坛留下了一段佳话。
  屈指数来,雪柔到大陆交流、采访、拍片已有l0余次。她探情地说:大陆是我童年的梦,中年的情,一生的寄望。
  最让雪柔难忘的一次经历,是1993年6月16日她39岁生日,她特意选择这一天到福建漳州,考察深受两岸同胞喜爱的歌仔戏。她的祖籍是漳州,从小就常听长辈提起。回到祖地,她受到热情的接待,闽南的民俗风情一如台湾,使她备感亲切。通过对歌仔戏的考察,她更体会到两岸文化同根的意义。
  雪柔还采访过大陆文化界、演艺界的许多名人、新秀,她尤其推崇著名导演凌子风,认为在凌导家中作客,真是一种美的享受。她惊叹凌导把一些拍电影用的破烂道具,搬来家中当摆设,竟能化腐朽为神奇,极富艺术趣味。而凌导的为人更是风趣亲和,他是一个很可爱的老人。
  凌导家中挂着一幅郑板桥的对联: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这幅对联给雪柔留下深刻印象,她觉得它是凌导的艺术追求和艺术境界的写照。艺术上,唯有删繁就简才能精,同时又要领异标新才能新,要做到这一点须有深厚的功底和开放的观念,既尊重传统又不拘泥传统。

温馨提示:为了您的视力与身体的健康 请勿长时间观看网络视频.

Copyright © 2018 乐酷视频网 Www.livku.Com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