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乐酷影视 > 论文 > 电视论文

电视娱乐节目的三种趋向

2015-04-12 来源:WWW.6K.COM 责任编辑:史可林 点击:

  传媒观察的亲密感是娱乐节目所具有的最为人性化的特质,随着娱乐节目的互动参与意识一再凸现,谈话节目也从以往关注名人特殊情感的潮流中改向,转而对平民情感细腻地进行观照。
  江苏卫视于今年2月初正式定位成情感特色频道,迎合此定位改版和全新推出一周七档情感特色节目,在晚上黄金时间播出,而七档节目中有四档都是谈话类节目,四档中又有三档集中关注普通人的情感历程,可以说是谈话节目走平民情感路线的缩影。其中,老牌节目《情感之旅》和《欢乐伊甸园》一向拿普通人的亲情爱情友,清说事,而新节目《超级辩辩辩》和南京电视台的《法治现场》有异曲同工之处,两者都是邀请存在矛盾冲突的当事人到节目现场,将家长里短、邻里纠纷、旧爱新恨等一一吐露,然后由观众、专家发言、分析,典型的论坛模式。而论坛的主角不是专家名人,而是普通百姓。
  《法治现场》在南京拥有稳定的收视群,《超级辩辩辩》自开播以来,收视率也呈不断上升趋势。对于观众而言,普通人的情感更有贴近性、亲和力,更能体现电视还原生活真实面貌的特长,更容易使人忽略眼前的电视屏幕,而和嘉宾产生面对面人际传播的互动感。对于嘉宾而言,平民化带来的参与机率的大大提高使得他们有机会站在镁光灯下,将私人叙述空间拓展到四面八方,满足倾诉欲望和寻求大众的认同,驱散情郁于中造成的孤独,重新寻找群体归宿感。这种吸引力是非同小可的,节目的参与热情也因此得到保证。情感的平民化同样体现于那些邀请名人做嘉宾的娱乐类谈话节目中,以中央电视台的《艺术人生》为例,该节目创办之初就将节目重心放在让艺术家们展现喜怒哀乐真实情感上,因为单纯让艺术家谈艺术,极可能是曲高和寡,参加节目的嘉宾们除小部分话题涉及艺术成就,大多是在主持人的问题设计中,展现出真实普通的一面,观众想看的也正是这点。嘉宾的情感被平民化之后,观众与嘉宾之间有了更多的情感共鸣,至于后来《艺术人生》被一些人批评为催泪弹,太煽情,笔者倒觉得,流泪正是体现了有光环效应的名人脆弱真实平凡的一面,所以才独具吸引力。再比如说东方卫视推出的《东方夜谭》节目,同样是和名人谈话,节目走的就是另一条幽默轻松的路线,主持人刘仪伟用笑料不断的主持风格,让名人在说笑调侃中暴露最平民的一面。在谈话类娱乐节目中,故事性和矛盾冲突与谈话的吸引力成正比,因此,用娱乐的手法处理嘉宾的谈话内容和形式,赋予真实生活娱乐色彩成为谈话节目的新趋势。现代社会紧张的人际关系,比如夫妻失和、婆媳争吵、兄弟反目、同事挤兑等,正在成为谈话类娱乐节目的新焦点,北京台的《冤家碰碰头》、江苏台的《超级辩辩辩》、南京台的《有请当事人》等节目都是这一类型。那么,为什么谈话节目会钟情于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家丑呢?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类题材本身符合真实生活娱乐化这一趋势。在上述几档节目中,真实生活本身充当了娱乐的内容和手段。随着谈话的渐进,嘉宾情绪往往更难控制,最初对于被看的戒备很快被愤怒代替,最真实的一面因而如愿被观众看到,观看此类节目,常见席间谈客彼此怒骂,甚至动手的场面,而这样的真实又因为电视传播的表演张力,而具备了强烈的戏剧冲突色彩,成为一场真实的娱乐。谈话节目这种将真实生活娱乐化的倾向还体现在其它很多方面,其实,当有着情感纠葛、现实纠纷的谈话主体被精心放置在类似戏剧舞台的演播间时,谈话本身也就成为一场经过设计的真实,游戏化的真实。这种设计包括编导的前期努力、神秘嘉宾的出场、亮相台前的先后顺序等等。此外,一些谈话节目热衷于使用情景再现这一表现手法,对谈话内容进行戏剧性的模仿,比如江苏台的几档谈话节目全部添加情景再现这一元素,即用演员把发生过的真实事件再现在电视屏幕上,以增强直观的视觉效果。这种对小空间的演播场所来说弥足珍贵的视觉元素丰富了电视画面的视觉信息,避免了单纯谈话的枯燥无味。②俊男靓女的表演锐化了原本平淡的情节,故事化的叙述满足了观众对他人隐私的充分阅读,真实和虚拟在演播室和情景短片的切换中模糊,对真实的渴望和对娱乐的需求也同时得到平复。人的曲折过程,到最后现场会面的场面,都有详细的再现,充分利用了将故事和表演相结合的娱乐献。真实生活本身的娱乐性无穷无尽,加以合理利用自然会产生很好的传播效果。这种对真实生活娱乐化的处理方法,不但在谈话节目中大为流行,而且已经独立成为一种新型节目,如欧美流行的纪实肥皂剧、真人秀等,因此,也可以预测这一趋势在谈话节目中将会延续相当长的时间。这种表演的方法,将话题的隐私部分加以完形放大修饰,难免有醉翁之意不在酒之嫌。娱乐类谈话节目可以方便地通过倾诉、追问的对话将人性弱点、个人困境和心灵创痛等秘密和隐私公开化,很明显,这一优势已经成为谈话节目在电视节目收视大战中借以一搏的法宝,这种谈论话题趋向隐私的特点从一些节目的宣传片及解说词中便可见一斑,不为人知、秘密、难以启齿、心底深处、灵魂告白等等字眼反复出现,充当吸引观众注意力的祛码。也许一般的爱情故事已经造成了人们的审美疲劳,谈话节目的编导们想方设法寻找煽情题材,甚至不惜冒险,涉足婚外恋乱伦一些禁忌话题,《超级辩辩辩》一档节目中,原本是亲子之争,结果主持人却不依不饶地追问妻子发生婚外恋的详细地点、次数,大有克林顿莱温斯基案庭审律师的作风。2月25日的《欢乐伊甸园》节目请来谈话的嘉宾是一位苦命女子,被父母虐待、被亲哥哥强暴、被丈夫毒打、自杀未遂等等细节通过嘉宾和主持人的谈话一一展现在观众面前,几乎是隐私大放送。《法治现场》有一档节目说的是一个小混混,冒充法治现场的记者,欺骗了一个想到南京电视台法治现场工作的女大学生。节目不仅详细地披露了大学生受骗的经过,还详尽地追问了当事人失身的细节,让当事人的隐私无情地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得不提的还有情景再现,原本通过嘉宾一两句话带过的暖昧细节,被演员们充分再现,吻戏+激情戏,俨然一场惊天动地的爱情故事,通过以上谈到了谈话类娱乐节目的三种发展趋向,这些趋向几乎都是从受众的收视需求出发,顺应中国电视业一定时期内的发展潮流,并且的确为谈话类节目的转型提供了方向,但同时,也应看到其中面临的伦理压力。真实的娱乐化虽然紧张刺激,激动人心,但是对真实生活的过分介入,即对真实的滥用却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而不断添加渲染他人隐私的媚俗元素也使得谈话类娱乐节目常常游走在道德底线的边缘。湖南卫视《真情》节目发生过女嘉宾在录制现场割腕自伤的惨剧。节目本身到底要为此承担怎样的道德责任并没有定量标准,但残酷的情感逼供对嘉宾心理造成的伤害却是可以肯定的。尽管让冤家聚头的谈话节目打着调解纠纷的旗号,但很难想象,在节目现场再度经历恶骂、羞辱、人格受损的矛盾双方还能冰释前嫌,也许结果只是观众津津有味地看了一场真人秀。将真实不负责任地娱乐化,不仅可能导致嘉宾的心理崩溃,造成难以挽回的恶果,而且节目本身也会因此付出代价,美国垃圾谈话节目《珍妮琼斯秀》曾因恶意玩笑造成嘉宾之间的谋杀而被罚2500万美元,不可不说是前车之鉴。即使从电视的娱乐功能来看,追求恶俗的快感,戏谑的模仿,感官的刺激与揭私、滥情等,也没有真正满足大众对娱乐的需求,而是在滥用娱乐与大众生活之间的亲密性。低俗是对电视业自身的虐待,更是对大众情感的虐待。③这应该是不断发展的谈话娱乐节目需要慎思的一点。

温馨提示:为了您的视力与身体的健康 请勿长时间观看网络视频.

Copyright © 2018 乐酷视频网 Www.livku.Com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