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当前位置:乐看影院 > 论文 > 电视论文

浅谈电视纪实节目的影片化结构

2013-07-31 来源:WWW.6K.COM 责任编辑:史可林 点击:

有人会说,前期的设计和对被拍摄对象的介入和干扰会影响片子的真实性,违背了电视纪实客观性的原则。 其实我这里所讲的设计 并不是打破被拍摄对象的正常生活,故意编排出一些吸引人眼球的情节作为噱头来吸引观众,而是在不违背被拍摄对象正常生活规律的前提下,在一些细节方面做一些小的艺术方面的加工,使得编导的一些想要表达的思想和意义通过这些小加工来表达出来,既不破坏真实性与客观性,又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片子意义的传达。
   如果把被拍摄对象的正常生活比作是一汪平静得如镜面的清水,没有一丝涟,我们编导根本就不会去打破这种平静,我们的设计将体现在在湖水的上方点缀一抹夕阳,或者在湖畔加上一对相拥而坐的情侣的背影,这就会让我们的片子在内容上更加丰富、更加生动起来,我们的效果即将是l+l>2。纪实本身就是一种创作,是一种对生活的阐释,我们的设计以及纪实中的比喻、有寓意的素材其实就来自生活本身,是编导在拍摄的具体环境、 具体情节中对被拍摄对象的一种感悟,它不像艺术语言中的形象是想出来、演出来、制作出来的。影片能够吸引人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在于导演或编剧会把故事讲得生动、跌宕起伏,不过影片这种对于故事结构的设计和把握在前期之前已经完成。
   对于电视纪实节目来讲,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镜头前即将发生什么,我们只能够从未知取材,因此我们对于故事的处理只能够在后期完成。 随着家用DV的逐渐普及,记录已经不是电视工作者的专利,我们纪实节目的来源开始多样化,纪实节目的栏目化也开始崭露头角。 但是随着频道的增多和生活节奏的加快,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讲,平淡、 朴实无华的讲述已经无法留住观众。
  同样,影片从票房等商业因素出发,它也会在影片的前几分钟吸引观众的眼球。 因此,电视纪实节目要变得好看,要能够留住观众,就必须加入一些技巧性处理。 电影悬疑片和电视调查性栏目表面看起来毫无联系,但是如果我们把悬疑片的技巧和手法用到调查性栏目以及类似的纪实性栏目中,把答案放在最后一刻揭晓,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们的电视工作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也许是传统的拍摄思维和方法的限制,我们始终没有将这一点做得很充分。 记得有个调查性栏目做过一期节目,焦点在于一个孩子已经两岁的母亲的年龄是14岁还是20岁。 女孩长得很小,非常像14岁,片子没有任何倾向性,大多数观众在还没有看到结尾的时候就已经认定她肯定是14岁,但结果大大出乎观众的意料,小女孩是20岁。
   这样的片子才富有情节起伏和跌宕性,如果一个片子让人看到开头就能想到结尾,这样的片子是失败的,尤其对于电视纪实节目或者调查性节目来说。 这个例子就有些接近我上述的观点,但它只是凭借一种客观存在的视觉假象欺骗了观众,其实并没有融入编导太多的技巧和想法。 假如小女孩长得就像20岁,我们还在争论她是不是20岁,结果还是20岁,这样就无任何悬念和看头了,除非又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长得像20岁,实际上是14岁。对于这样孰是孰非,需要在最后一刻揭开谜底的调查性节目,我们不妨大胆地把观众向错误的方向引导,让观众在看片的过程中一直感觉那个错误的答案是正确的,在最后一刻当观众知道自己的感觉是错误的时候恍然大悟,对片子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种反方向的引导并不是赤裸裸地用解说词或者字幕等元素去欺骗观众,这样也根本产生不了什么效果,甚至还会让观众讨厌电视。 我们应该从对事实的选择、角度的选择等技巧完成这一过程。西方标榜新闻的真实性,而他们的报道也的确客观,但他们却将意识形态最大限度地隐藏在事实背后,在受众不知不觉之中完成了意识形态的渗透。 因此,要想成功地误导观众,我们可以技巧性地增多错误一方的话语,减少正确一方的话语,多用一些有利于错误一方的事实。 有的时候在我们拍摄之前就知道孰是孰非,但是观众却不知道,我们就应该精心选择被采访对象,使得这个误导过程从前期就开始进行。说了这么多,其实这种误导的手法也只是适用于那些存在对立面的调查性报道中,并不是大多数的节目都能够误导观众,但却提醒我们作为当代的电视人,反传统、反常规的创新思维是需要的。

温馨提示:为了您的视力与身体的健康 请勿长时间观看网络视频.

Copyright © 2018 乐看影院 www.600it.com Some Rights Reserved